国内首例核辐射受害者:活下来算奇迹 做了7次手术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2-31 03:13

自1996年与带有放射源的“钥匙链”的“非常接触”后,历经多次手术,宋学文失去了双腿和他的左臂。

今年宋学文的胃肠肝脾肾都开始病变了,“核辐射把我的肉体糟蹋得千疮百孔”。这源于一次久远的非常接触。1994年,他被吉化集团建筑安装公司招为临时工,当时负责管建,预制裂解炉1-6号炉部分管线的安装任务。1996年1月5日,20岁的吉林蛟河人宋学文在4号裂解炉附近的捡到了一条“钥匙链”,并揣入了兜里不过4个小时。

这条“钥匙链”上附着有一颗大米粒儿大小的放射源铱-192,这原本是吉化集团买来在30万吨乙烯施工现场进行射线探伤作业的。作业时操作人员操作不规范,导致放射源从工作容器中脱落,遗失在施工现场却没有被发现。

这捡来的危险物品让宋学文全身受照剂量约3gy,局部达3738.8gy——而一个正常人接受核辐射的量应小于0.5gy。巨大核辐射让他伤害严重,此后他共做了7次手术,1998年的他已是一个左右腿均被截肢,只剩残缺右手的一级残疾人。

时至今日,核辐射对于宋学文来说依然是头顶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,“你永远不知道它下一步怎么伤害你”。1999年,宋学文提起诉讼,吉林省高院2000年终审判决,吉化集团建设公司r射线探伤机放射源失落后,超剂量误照宋学文致其终身残疾。该公司除已支付的抢救治疗费用外,另行赔偿宋学文48万余元。此案是国内首例核辐射案,宋学文也成为当时受核伤害最严重的人。

2006年,宋学文结婚,妻子名叫杨光,为了生计和当地学前教育,夫妻俩在农村办起了“阳光幼儿园”,如今负债30多万维持着经营。两年前,宋学文的儿子出生,健康活泼,没有受到父亲的影响,这成为了他生活的希望。

只是阴影相随的核辐射,一步步威胁着他的生命。

2017年12月29日,又是一年冬天。一个人的芳华在核辐射面前日渐凋零。去年此时他因肝硬化吐出了鲜血,才决定去复查。窗外此刻零下10多度,冰天雪地,幼儿园充盈着孩子们的欢闹声,他跟南都记者说,不是走投无路不会乞求社会帮助,但心底里最希望公众去认识放射性损伤,“我知道,因为我亲身经历过”。

对话宋学文

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

南都:为什么这两天,你的事会被人重新提起?

宋学文:直接的诱因是因为我现在身体情况越来越差,今年7月去北京一复查,发现最少要5万块钱,这只是复查费,后续治疗费还不一定多少。当时接受不了这个价格,没有这个能力,我就回来了。之前一个关注我的记者知道这个事情,最近在自媒体上写文章帮助了我。

南都:今年以来的身体情况如何,医生是怎么说的?

宋学文:整个胃肠肝脾肾都有一些病变。胃出血,因为出血才去医院检查;肝脏硬化,当年住了三年医院长期服用止痛药,是药品造成的;还有肝囊肿、胆结石、胃肠道不好、眼睛放射性白内障、注意力损伤、免疫力降低等,剩一只残缺的右手还有神经瘤、植皮的后遗症。

南都:身体什么时候开始有恶化迹象?

宋学文:这种化学性的疾病,不同于任何其他任何疾病,化学性毒素始终在你身体里潜伏,时时刻刻破坏你的组织和细胞。事发后的十几年里,因为没钱几乎没有去复查,但这在医学上是不赞成的,医学上建议每年都去复查。

从去年12月到今年12月,一年的时间里,我想了很多,我也想通过媒体表达我内心最主要的想法,我想让更多的人了解核辐射,它能对人肉体、精神上受到什么伤害,我知道,因为我亲身经历了。核辐射最让人害怕的是,你永远不知道它下一步怎么伤害你,就像一把悬剑。

今年冬天在老家清雪,戴着假肢,坐在轮椅上的宋学文。

夫妻俩相濡以沫,负债30万办幼儿园

南都:你的生活来源是怎样?

宋学文:生活来源不多,因为幼儿园是负债经营。那是08年,我跟爱人回家探望老人,正好是东北5月份的农耕季节,看到很多学龄前的儿童在玩儿,没有上幼儿园。我跟爱人商量办幼儿园,有两个出发点,第一是解决自己的生活问题,最起码获得最基本的生活保障;第二也是通过这种方式,回报一下家乡父老,回报社会,也给当地的孩子有一个良好的学前教育。

南都:负债运营是怎样?

宋学文:一开始筹了7万块钱,租房,买了一些玩具和桌椅板凳。2012年国家要求换正规校车,我们没钱,把原来载孩子的几台车就当废铁卖了,一共才卖1万多块钱。在微博上筹钱没筹到,所以自己找朋友,还在银行里贷款,东拼西凑,共15万然后买了这台校车。一直以来,年年往幼儿园投入,现在欠债30多万。

南都:妻子在家里承担怎样的责任?

宋学文:结婚的时候我认为,自己肯定有能力能扛起这片天。信心是满满的,但现实是残酷的。有时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。妻子在幼儿园的时候,缺老师她就去代班,厨房需要做法她又去做饭,缺司机她又去开车。很忙的哎,她自己还得病,身体不好,非常辛苦。

南都:你能做什么力所能及的事情吗?

宋学文:我最起码能生活自理,比如洗漱、上厕所、穿衣服、上轮椅都可以自己做,在这个基础上,再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。怎么自理的?去练。以前刚做完手术的时候是做不到的,双腿都没有了,只剩下一个屁股。经过生活的锤炼,只要你想做,就自己想办法,一次不成功就两次,两次不成功就再来一次,总有成功的时候,慢慢积累这样的经验。

2008年,宋学文夫妻俩在吉林蛟河农村办起了幼儿园。

自述出书,出演电影主角

南都:你有一本自传《生死链》,还出演了以你的故事为蓝本的电影《站起来》。这些作品有什么影响?

宋学文:《生死链》写完之后,那时候还没有微信,加了很多QQ网友,在精神上帮助了很多很多人。印象最深的是其中有一个是河北的人因为意外炸掉了一条腿,每天都不想活,跟他交流之后,他又重新燃起了对生命的信心。

一个美籍华人(备注:新锐女导演敏卉)是通过《侨报》,看到了关于这本书的报道,从美国回来和我接触了好多次,她决定拍《站起来》这部电影。这是一部公益片,于2006年拍摄,在2011年的时候在全国公映。

以宋学文的故事为原型电影《站起来》截图,片中主角就是宋学文本人。

南都:外界总是赋予你“坚强”的标签,早年你在微博上反思自己是“真坚强,还是在逞强,或是‘被坚强’”。

宋学文:人在不同阶段有不同想法,认识我的妻子之后,我从抑郁自闭变为现在的乐观向上。那时候不是特别成熟,现在就想把自己身上的正能量散发出去。以前的经历就是住院和疼痛往复,没什么特殊经历,后来是跟社会接触得比较多,心态慢慢变成熟。

当年救助我的专家对我讲,我当年能存活下来,已经算是一个奇迹。我还活了20多年,活到现在,对于我来说,这是一个意义,生命的意义。我就想趁我现在,把这些东西,让更多的人去了解、知道,去引起他们足够的重视。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